瀚坤能源发展有限公司
hankun energy development co.,ltd.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2020年将是全球石油行业艰难的一年 -乐游棋牌网站

浏览数:4
分享到:

2020年开年的头50天,国际石油市场少有的不平静。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将使2020年上半年国际石油市场难有起色,2020年或将是2014年后全球石油行业较为艰难的一年。疫情引起的石油消费增长放缓和下降,使2020年也许为未来全球石油行业必须面对的消费峰值困境,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现实研究样本。

2020年头50天,国际石油市场持续动荡

2020年开年的头50天,是近三年国际石油市场惨淡的时期,平均价处于低位,短期价格下跌的幅度之大也是非常罕见的。

截止2月20日,2020年以来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为60.67美元/桶,比2019年同期的61.59美元/桶,下跌了0.92美元/桶;比2018年同期的67.65美元/桶,更是大跌了6.98美元/桶。其中,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即1月2日布伦特的开盘价为66.41美元/桶,2月20日的收盘价为59.12美元/桶,下跌了7.29美元/桶。最高价出现在1月8日,为71.75美元/桶;最低价出现在2月10日,为53.11美元/桶,高低价差高达18.64美元/桶。

截止2月20日,2020年以来wti原油期货的均价为55.30美元桶,虽然比2019年同期的52.67美元/桶高出了2.63美元/桶,但比2018年同期的62.92美元/桶,大跌了7.62美元/桶。其中,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即1月1日wti的开盘价为61.52美元/桶,2月20日的收盘价为53.48美元/桶,下跌了8.04美元/桶。最高价出现在1月8日,为65.65美元/桶;最低价出现在2月4日,为49.31美元/桶,高低价差16.34美元/桶。2020年以来,wti有3个交易日的价格跌破了50美元/桶,分别为2月4日、10日和11日。

2019年以来,国际石油市场一个令人称奇的现象是,阿曼原油的价格不但高过了wti,更有114个交易日高过了布伦特原油。2020年1月,这一现象仍在持续,但是1月31日,阿曼原油的价格首次低于布伦特。至2月20日的15个交易日中,有10个交易日阿曼原油的价格低于布伦特原油,占交易天数的66.67%。

50天里国际石油价格之所以走出如此的曲线,主要原因就是这一期间所发生的两件大事:一是1月3日,美国定点清除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由此引发了伊朗与美国的紧张对峙,波斯湾地区大有即将发生一场大战之势,国际石油价格不断上涨;二是从1月份开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我国武汉爆发并演变成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危机,国际石油价格持续走低,并带来了作为远东市场标杆的阿曼原油价格回归正常和理性。

中国和运输用油的关键影响,导致国际石油价格的持续走低

2020年头50天,尤其是自1月底以来国际石油价格的持续走低,直接原因是我国在国际石油市场中的关键作用和石油在运输用燃料中的绝对地位决定的。我国和世界上部分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具体举措,无一例外地都带来了全球石油消费的停滞和增长的下降。

(一)从总量看,我国是全球石油消费和进口增长主要来源

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是近年来国际石油市场消费增量的主要来源,我国国内石油消费的波动,无疑将立竿见影地对国际石油市场造成不可避免的冲击。

根据国际能源署2020年1月《石油市场报告》的数据,2019年我国的石油消费为1361万桶/天(约合6.8亿吨/年),仅次于美国的2051万桶/天,世界第二,占世界石油消费总量1.0026亿桶/天的13.57%。其中,仅390万桶/天产自国内,我国每天从国际石油市场进口的数量高达971万桶(约为4.86亿吨/年),占石油消费总量的71.40%。俄罗斯、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伊朗等很多世界重要石油出口国第一大目的地国,基本都是我国。

我国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不仅仅表现在绝对数量上,更为重要的是,还表现在石油消费和进口的增量上。进入21世纪以来的很长时间里,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主要来源于我国石油消费的持续增长。

2019年,全球石油消费由2018年的9930万桶/天增长到10026万桶/天,每天增加的量为96万桶。同期,我国的石油消费由2018年的1297万桶/天,增长到2019年的1361万桶/天,每天增加的量为64万桶/天。这就是说,2019年世界石油消费增长量中的66.67%,也即增量中的三分之二以上,来自于我们一个国家。

近年来,我国国内石油产量增长乏力,2019年国内石油产量仅比2018年增加10万桶/天,从而导致2019年我国石油消费增量中的98.97%必须靠进口来补充。根据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2020年2月《月度石油市场报告》的统计,2019年,我国平均每天原油进口的数量为1020万桶/天,比2018年增长了90万桶/天。

(二)从细分市场看,全球运输燃料消费增量也主要来源于我国

欧佩克认为,近年来,全球由航空燃料和汽油等构成的运输用燃料增长,主要来源于我国。如果我国的运输行业一旦受阻或停顿,对我们本身和全球石油市场的冲击不可小视。

从航空燃料看,2003年至2019年,我国航空燃料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增长了近3倍,由4%增长到10%。正是由于我国航空燃料消费的迅速增长,从百分比看,2019年无论是我国还是全球,航空燃料都是运输燃料中增长最多的石油产品。

从汽油看,由于近年来汽车销量和保有量的迅速增长,我国汽油消费增长速度比航空燃料更快,从2003年占全球的4.7%,增长到2019年的12%。

2003年,由液化石油气、航空燃料、汽油和柴油等构成的我国全部运输用燃料,占全球的比例为5%,2019年增长到12%。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在2019年我国每天消费的1360.7万桶石油产品中,车用汽油为311.2万桶/天,占全部油品消量的22.87%;航空燃料为85.8万桶/天,占比6.31%;柴油为355.3万桶/天,占比26.11%。三项合计,2019年我国主要运输燃料消费为752.3万桶/天,占全部油品消费的55.29%,即一半以上。

(三)从全球看,石油是交通运输的绝对主导能源

目前,全世界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约为140亿吨油当量。从终端使用情况看,工业行业(包括非燃烧使用)消费了全球能源消费的约一半,其次是建筑行业消费了29%,第三是交通运输消费了21%。在交通运输行业消费的全部能源中,石油所占比重高达94%,是交通运输行业的绝对主导能源来源。

经济和石油需求的悲观预期,2020年或将是石油行业艰难的一年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打乱了全球供应链,世界经济增长降温,其对石油行业的影响,不是短时间能消除的,2020年或许将是2014年后全球石油行业较为艰难的一年。

(一)经济增长预期悲观,石油消费增速下降

机构和专家们对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影响基本一致的看法是,由于人员流动受限和生产停滞,带来了全球供应链的混乱,抑制了全球贸易,投资者和消费者信心恶化,短期世界经济增长肯定将放缓。最好应对疫情假设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受到0.1至0.2个百分点的打击;悲观者认为,2019年全球实际经济增长为2.9%,是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一年,接近“全球经济衰退”2.5%的定义,2020年世界经济也只能如2019年缓慢增长。

作为现代社会的血液,石油消费直接受制于经济活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世界主要能源机构纷纷下调了2020年全球石油消费增长的预期,不振的消费肯定会成为2020年国际石油市场的现实。

作为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和出口国的政府间组织,欧佩克最想看到的,就是世界石油消费持续稳定的增长。在2月12日出版的2020年第2期《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欧佩克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下降0.1个百分点,为增长3%,相应的全球石油消费按年增长99万桶/天,比1月份的估计每天下调了20万桶。

在2月11日出版的2020年第2期《短期能源展望》中,美国能源信息署认为,2020年全球石油消费将比2019年增长100万桶/天,比1月份的预测大幅下调了37.8万桶/天。

最为悲观的是国际能源署。在其最新出版的2020年2月份《石油市场报告》中,国际能源署认为,2020年全球石油消费仅增长82.5万桶/天,比年初的预测大幅下调了36.5万桶/天,是2011年以来最低的增长速度。更为严重的是,国际能源署认为,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石油消费将按年下降43.5万桶/天,是10多年来第一次全球性的石油消费下降。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石油消费的影响最大,下调2020年中国石油消费增长是所有机构的共识。欧佩克认为,2019年中国石油消费增长了35万桶/天,2020年预计仅增长23万桶/天,由2019年的增长2.77%下降到2020年仅增长1.74%。美国能源信息署认为,2020年中国石油消费将减少19万桶/天,其中第一季度石油消费为1470万桶/天,第二季度为1500万桶/天,分别比年初的预测减少30万桶/天和20万桶/天。国际能源署认为,2020年第1季度中国的原油加工量减少了110万桶/天,按年减少50万桶/天。

(二)持续增大的供给压力是2020年国际石油市场的常态

2014年价格暴跌以来,持续的供大于求,就是国际石油市场的常态,欧佩克除自行减产外,还联合俄罗斯等10个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共同减产,催生了欧佩克 。不断加码限制石油产量以求稳定国际石油市场,既是欧佩克和俄罗斯等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的主要任务,也是近年来国际石油市场的头号新闻。

目前,全球石油产量超过1亿桶/天,沙特阿拉伯等国手中仍有300万桶/天以上的剩余石油生产能力。近年来,由于页岩革命的成功和投资的不断增加,世界石油产量增长迅速。自2018年超越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生产国之后,2020年,美国将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巴西、墨西哥、加拿大、挪威和非洲地区的石油产量都在不断增加,其中仅巴西2020年石油产量就将达到321万桶/天。今年年初,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中立区哈夫吉和瓦夫拉油田开始正式生产,2020年底的产量将达到55万桶/天,足以抵消2019年底欧佩克 达成的额外减产50万桶/日的努力。预计2020年下半年,世界石油剩余生产能力将超过500万桶/天的水平。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2019年12月,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石油库存为21.95亿桶,比五年均值高2640万桶,可供消费61天。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由于油品的需求降至冰点,中国炼厂加工负荷大幅度下降,主力炼厂的加工负荷维持在70%左右,部分地方炼厂的加工负荷仅维持在30%,进口原油港口大量压船,中国周边港口已一罐难求,老旧油轮也用于储存原油。有消息称,中国退回了5000万桶原油。可以肯定的是,2020年第1季度,全球石油库存将大幅度增加,第2和第3季度国际石油市场将面临持续的库存消化压力。

2019年12月6日,欧佩克 第7届部长级会议决定,共同减产170万桶/天;与此同时,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几个主要石油生产国自愿额外减产,整体减产幅度超过210万桶/天,从2020年1月1日生效至3月31日。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面对需求不振,2月初欧佩克 技术委员会建议每天进一步消减60万桶原油的产量,为此沙特阿拉伯积极推动希望在2月份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增加减产事宜,但由于俄罗斯的反对没有举行。3月初,欧佩克 部长级会议将举行例行会议,讨论减产问题。无论这次会议的结果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增大减产的幅度以维持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将是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2020年必须面对和认真处理的棘手议题。

(三)2020年或是未来全球石油行业面临困境的一次绝佳预演

就在新冠肺炎疫情最为严重的2月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石油的未来和海湾国家地区的财政可持续性》的报告,其中的两大结论,引起了媒体和舆论的普遍关注。

结论之一是,imf认为,由于人口增长放缓,经济增长对石油依赖减少和长期全球经济增速预计放缓,全球石油需求在2041年左右触顶,日均为1.15亿桶的水平,而且如果能效显著提高或实施碳税,全球石油需求可能在2030年左右达峰。

结论之二是,至2018年底海湾国家累积的2万亿美元金融财富,在石油市场将发生重大转变的背景下在15年后耗尽,预计在2034年变为负值,这些国家将成为净借款国且所有的非石油财富也将在随后的十年内耗尽。

imf预估的全球石油消费峰值,数量上为1.15亿桶/天,时间约为2041年前后。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口径,当前全球的石油消费总量为1.0026亿桶/天,虽然从今天至2041年仍有20年的时间,但今天全球的石油消费总量仅比20年后的峰值少1454万桶/天。

作为偶发事件,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带来的全球石油消费增长放缓或下降,虽然是短暂的,但为imf有关石油消费峰值研究报告,提供了绝佳的现实样本。对于石油生产国来说,面对石油出口和收入的突然下降,要思考并采取措施维持本国经济和社会的稳定;对于石油消费国来说,面对消费急剧下降,必须增强自身的应变能力,维持石油化工行业和本国经济的稳定。全球石油行业和国际社会,都应从本次事件中吸取经验和教训,采取更加稳妥的应对措施和积极的对话交流,维持石油行业和全球经济社会的稳定可持续增长。

2019-2020年冬季很快就将过去,但即将到来的春天和夏天,对于全球石油行业来说仍有可能还是冬天,消费的季节性下降、消化大量库存并控产维持国际石油市场的供需平衡,将是全行业必须面对的难题。严重供过于求情况下,石油价格也将疲软,布伦特原油全年均价应该在65美元/桶以下,并有可能出现低于50美元/桶的低价位。

2014年价格暴跌以来,全球石油行业的日子就不好过。2018年发生了价格过山车,2019年相对是一个好年份,虽然有惊有险但最终波澜不惊,油价走出了一个不断上涨的曲线,而2020年看来必须在需求不振和价格疲软的困境中艰难求生。


分享网站